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二十八章 奴隶牧场

第二十八章 奴隶牧场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90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尤里卡知道将军是在找个台阶下,而他这个下属就算不愿附和长官,出于维护南方利益的立场也该表明一下态度,更何况他内心中也确有同感。所以他没怎么迟疑就开口道:“是的,我同意将军的意见,因为不论从传播的速度还是精确度上来说,电台肯定都优于急报塔,更重要的是,比起急报塔这样的大工程来,它的成本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侍从官先生,我记得你在‘阿尔戈’号上就提过相关的问题,而舍妹也作出了回答,对吧?”

“是的。”

“但是我们当时只告诉您电台被一种更美的方式取代了,却没有说明那种方式具体是指什么。这是因为我觉得与其用言语描述,不如等你们到达前沿亲眼目睹为好——当你们能够直接感受到它的壮观和美丽的时候,也许会更容易理解我们的选择。

“但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顺利。不过这也无妨,只能说我的估计过于乐观了些,我们不必纠结于此。而且,急报塔并不是单纯用于传递消息的,它还有更重要的意义,还是那句话,假以时日,一切就不言自明了。啊,对了,既然我们都已经在这里了,为什么不看一看这急报塔内部的情景呢?那样你们也能够进一步地了解它——刚好,现在又有一个消息传过来了。”他又去命令旁边的“侑奴”,“你们把那扇门打开吧。”

于是“大铁扇”下方一扇正对着他们的门就迅速地敞开了,使他们得以看见基座中的情景。

原来其中是有人的,那是几个“偲奴”。他们在一个如同大织机般的台子上操作着,每人双手各抓一根拉杆。而一个声音正通过一根圆筒状的送话器传了上来。他们似乎就是根据那声音中的指令去操作手中的拉杆,使得“织机”上的一排密密麻麻的线缆发生了伸缩。

很显然,这些线缆所连着的,就是使“大铁扇”的叶片改变状态的传动装置了。

“他们动作很快的。”伊阿宋指着这些奴隶说。

话音刚落,上方的“大铁扇”就将叶片重新展开了。

“再看那边。”

他们又看向了远处那接受信息的急报塔。只见它的“大铁扇”几乎立刻就开始收起,只用了几秒钟便重新展开,将信息传向更远的地方。

“对我们来说,有这样的速度就足够了,即便这个消息要一直传到‘中心’去,也用不了几分钟。所以,电台的速度优势对我们来说没什么意义。”伊阿宋对将军说,“而且,您不得不承认,在使用人力的系统中,这也到达了速度的极限,没有人能做得比他们更快了。”

“是的,是的。单纯靠人力,能做到这样确实是很了不起的。”将军由衷地点点头,“说实话,这点时间,让我看懂信息内容都不够——这些克隆人还真是不简单!”

“呵呵,您别说,这里头还真有些古怪呢!”厂长立刻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突然把话头接了过去,而且虽然他的话是对着将军说的,眼睛却不时瞟一瞟伊阿宋,似乎更希望他的话能够引起后者的注意,“您知道,有些人为了好玩,也试过自己来发急报,但再怎么尝试,却总是不能打破由这些奴隶所创的速度记录,所以这一阵子我就开始观察,有了一点发现。

“您看,在基座下面的那一层还有一组奴隶,他们负责用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急报塔,如果有新的信息,就将其转成操作指令,再通过送话器告诉这基座中的奴隶。正常情况下,塔顶的奴隶必须要等下面的奴隶把指令读完才能开始操作吧,否则怎么可能做对呢?但我发现他们有时候没等听全就开始操作了——而且居然也没怎么出错,似乎他们在听到指令之前就已经知道信息内容是什么了,就像同别的塔上的奴隶有某种感应似的……”

“你又在说这种神神叨叨的话了!”伊阿宋连忙打断他,“哪有什么感应,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严格的训练啊,我的厂长叔叔!”

“我也不是很肯定,只是感到有些奇怪……真的,也许你也可以找个机会来观察一下,就知道我没有乱说了……”

“好了好了!”伊阿宋苦笑着摇摇头,“有也罢,没有也罢,有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反正每个环节都可以正常运行,并且都符合我们的美学,这就够了!”

厂长马上抿起嘴唇,服从地点点头,这个奇怪的话题就没有继续下去,而是转向了其他比较随意的内容,比如将军问这急报塔是不是任何自然人都能使用。回答是肯定的,但并非人人都能够随心所欲地发送急报——那也是只有高级会员才有的特权,而一般的会员是有发送额度的……

参观完毕之后,他们回到了大船上。而时间也过了中午,由于在塔上用过丰盛的点心,每个人都没有食欲,午餐便被取消了。

厂长也同他们一起来到“阿尔戈号”上,原因是作为瑰乔丽的叔父,要顺路一起去参加她的婚礼。

在开船前,伊阿宋又抽空把那藏在底舱中的两个家伙打发了。他同他们谈了几句话,接着写了封信,让他们拿着这封信下船去找某个人,说那人会安排好他们的前途的。

将军当时也在场,虽然说过不想再见到这两个混蛋,但他还是让尤里卡把他们叫到跟前,用和缓的语气训了几句话,大意是叫他们一定要循规蹈矩,千万不要给南方人丢脸云云。那两个家伙知道自己的美好生活马上就要变成现实,哪里还听得进去,完全是一副心猿意马的样子。将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就挥挥手让他们滚蛋了。

尤里卡看到这两个家伙下到了小岛的码头上,急不可耐地跳上一艘小船,然后就操起船桨将小船划出码头。

过了一会儿,“阿尔戈号”也开船了,它要带着南方人往更北的地方去。

经过河港的时候,尤里卡又看见了那艘小船。它停泊在一个小码头上。而那两个家伙已经登岸,正兴高采烈的在码头上蹦达呢,其中一个还突然跪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同时向着上天比划着感恩的手势。

“阿尔戈号”却没有在河港中停留,它径直地穿过河湾,一直向着大河的上游驶去。在不经意间,尤里卡发现有几艘船从河港中开了出来,一直跟在“阿尔戈号”后头,而“阿尔戈号”似乎也有意要带上它们,把船速稍微放缓了些。

往前开出一段距离之后,不但建筑群离他们越来越远,就连沿岸的运河以及农田也都逐渐稀疏起来。

将军就问伊阿宋怎么北方的发展不是沿着大河一直连续下来的。伊阿宋回答说将军又有了误解,并不是说前沿在哪里,那个位置之前的河段就都已被渠化或有人居住,如果说按照那样慢慢延伸的话,北方至少还要个几十年才能把前沿推进到这里呢,而且还有些地方的两岸都是山地,并不适合渠化。他又解释说北方的拓展并不是如蜗牛一样一寸寸地爬行,而是像沿着大河的蛙跳,前沿就是最远的那个落点,它的意义就是打前站,为将来沿河的全面拓展打好必要的基础……

再往前开出一段距离之后,沿河两岸就没有运河了,全是长满野草的荒原。

但荒原上却并非一片荒凉,恰恰相反,他们看见了一大群被牧放的牲畜。那畜群里有牛、羊,还有……人!但那些人肯定不是牧放者,因为他们为数不少,而且混杂在畜群之中,赤身露体,伴随着牛羊一起行动着。

尤里卡拿起望远镜,对准了其中的一个,他要看清他们的样子。出现在镜筒里的,是一个身上长满绒毛的少年男子,脸庞肮脏而瘦弱,大睁着一双金黄色的眼睛,似乎在与他对视着。在少年的手中,则牵着一只山羊。那山羊啃了两口草,好像也感到有人在注视它,便抬起头来,用那长方形的瞳仁向大船的方向望来。

尤里卡的手不禁轻微地一抖,他稳定了手腕,又将镜筒平移了一寸,视野中就出现了另一个少年。从外表来看,这个少年同刚才所见的那个一模一样,有所区别的是他手上牵着的动物变成了一只绵羊,而这个克隆人也没有看向大船,正蹲在绵羊身后,将一块粪便捡拾起来,放进背上的小背篓中。

接着出现在镜筒中的,则是更多的少年和牲畜,可以看出这些少年分属好几个克隆人类型,手中大多牵着一只牛或羊。他们在看管和照料它们,不时为它们驱赶蚊虫,捡拾粪便,偶尔也会蹲在地下,将某些草叶拔起来,放入口中嚼食。

尤里卡又移动了一下镜筒,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壮汉。那壮汉头戴宽边呢帽,身批厚实的风衣,手中拿着鞭子,还背着一只长枪,正骄傲地跨骑在一匹栗色的高头大马上,身旁紧随着一条肥大的牧羊犬——这才是真正的牧放者,他既牧放牛羊,也牧放克隆人,或者说他是在通过牧放克隆人来牧放牛羊。

由于这幕景象也出现在将军的镜筒中,伊阿宋自然要从旁解释,他说这些都是低等奴隶,出厂的时候年纪就已经是少年了。牧场主把他们买去之后,将他们与克隆牛羊一起混养,每个奴隶要负责照看一只成年牲畜或几只幼畜,包括将它们的粪便收集起来做为肥料使用,而等他们长到成年,可堪大用的时候,它们也就可以被屠宰或收割毛皮了。这样做既锻炼了这些奴隶的体能,也训练了他们的服从性,还能使牛羊受到更好的照管,可谓一举多得。

“那么,这些低等奴隶是不是也是靠吃草长大的?”将军问。

“等回栏之后会给他们饲料做为主食,此外也允许他们自己找些无毒的草籽、草叶来吃,这主要是为了让他们习惯于吃苦——当然,同时也能降低些饲养的成本。”

“低等奴隶都是用这种方法养大的吗?”

“大多如此,也有不经牧放直接养大的,但那样就会比较蠢笨,体质也差些。还有些人直接买出厂时就是成年的那种克隆人,不用说,那样除了更加蠢笨外,寿命也会更短,好处就是可以跳过这驯养的过程,总之看各个奴隶主实际的需求吧。”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