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二十六章 “乳囊”

第二十六章 “乳囊”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11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些“孕囊”是多么可怜啊!

长期被禁锢于不见天日的地下,全部的生存意义就是作为一个生育机器,永不停息地重复着一轮轮疲惫的生产,每胎还往往都是多胞胎,所摄取的养分也都被腹中的胎儿吸尽了……比起那些地上的奴隶,她们的悲惨有过之无不及。

这样想着,尤里卡不禁暗暗叹了口气,同时感到自己的头晕已经变成了头疼,就像是那天的宿醉还未结束,又卷土重来了一般。

“我还有个问题——”将军刚一开口,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呵欠。

“啊,大人已经受到影响,看来这里不宜久留了。”伊阿宋关心地说。

“什么影响?”将军歪了歪头。

“就是这里头的空气呀!除了这些奴隶所发出的臭味,大人应该也有闻到一些香气吧。”

“是的,这种香气有什么问题吗?”

伊阿宋说香气是由某种特制蜡烛发出的,它的作用不单是掩盖臭味,更重要的是为了催眠‘孕囊’,只要一直吸入这种气体,她们就会陷入长期的睡眠之中。

尤里卡这才注意到每个灯架上既有灯盏,也有烛台,而烛台上就点着伊阿宋所说的那种蜡烛。

“我要问的正是这个——为什么要让她们熟睡呢?”

“这样可以将母体的生理活动尽可能降低,从而将养分最大程度地提供给胎儿。”厂长答道。

“那么,她们怎么不睡呢?”将军指着那些走动着的女奴问。

“因为我们发现,如果处于怀孕早期的话,母体还是要保持一定的活动量,才有益于胎儿的健康,所以工厂就采用轮班制,将一部分‘孕囊’的孕期交错开,然后让小肚子的来照看大肚子的,这样既起到了优化生产的作用,又同时达到了充分利用人力的目的。”

“我的意思是,她们为什么不会被这香气所催眠呢?”将军又问。

“哦,原来您在疑惑的是这个。很简单,香气当然对她们是有影响的,但只要让她们处于一直走动,一直干活的状态之中,就可以保持清醒了——如果说这也不行的话,那就说明她们欠缺一顿提神的鞭子了,哈哈。”伊阿宋代厂长答道。

将军的疑问看来都已得到解决,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他们便离开了那间地下室,回到甬道中。又往前走了一点路,看到了另一个入口,啼哭声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他们走了进去,来到了另一个地下室之中。

比起之前的所见,这个地下室小了一号,里头的景象也堪称嘈杂,绝对不能用“墓室”来形容了。

这里也没有那些“棺材”,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铺有稻草的方形围栏。

尤里卡看向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围栏,只见其中除了一个女人外,还躺着一群婴儿。

这些婴儿都只有几个月大的光景,有的甚至像是刚出生不久的。他们躺在稻草上,大多在熟睡,少数在啼哭,也有两三个能够爬动的,但爬不了几步就被栅栏阻挡住了。

那女人则盘腿坐在围栏中央的稻草上,只见她披散着长发,光着上身,而她的身上,居然像猫、狗或猪一样,在从腋窝到腹股沟的连线上长了六对乳房。这些乳房之中,除了胸前的两个是正常大小外,其他的都不很明显,只有乳头的大小是全都一样的。

看着这一幕,尤里卡不禁产生了一种想法:这样的围栏,也许应该被称为“畜栏”更合适吧!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这“畜栏”中的女人刚刚忙活完什么,现在就像是一头要去哺育幼儿的母兽一般侧身躺了下来,又伸手从身旁抓过来好几个婴儿,将他们安置在身侧,用臂弯护住,而这些婴儿也就如一群饥渴的小兽,并排躺着,将小脑袋凑在一起,各自含住一个乳头贪婪地吮吸起来。

时不时地,她还会伸手去地上抓起另一个婴儿,替换掉怀中的一个。

其他围栏中的情景也差不多。

有时候,那些女人也腾出手来照料婴儿,例如轻拍他们的后背,帮助他们打嗝,或者用一块肮脏的破布为他们擦拭身上的粪便,而每隔一段时间,她们也要起身一次,通过吸管从围栏旁边的吊瓶中吸取营养,然后再换个姿势,用另一排乳房来提供乳汁。

至于栅栏之外,则摆着一盆盆的炭火,使得这个地下室相当温暖。而炭火的烟味在一定程度上也掩盖了这里头的浊臭。

厂长介绍说这里就是育婴室了,他们所看见的这些女奴也属于一个独特的克隆人类型,被称为“乳囊”。

“乳囊”的特点就是产奶量巨大,而且可以不间断地终生产奶。

但“乳囊”的哺乳能力终究是有限的,再考虑到成本因素,就要让婴儿尽早断奶,哺乳期不应超过六个月。

“那些‘孕囊’应该也能产奶吧?”将军问。

伊阿宋便接过话头,说为了保证体内的养分都输入子宫中,“孕囊”是不会分泌乳汁的,所以哺乳的任务只能由“乳囊”专门负责。

将军又问那些断奶后的婴儿在哪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育婴室。

厂长答说哺乳期一结束,也就是这些婴儿出厂的时候了。通常是由育婴堂接管,一边喂养一边训练,等长成青少年之后再销售给奴隶主。当然,如果奴隶主有经验的话,也可以直接买婴儿回去,自己来养大……

将军听罢,似要说什么,却又被自己的一个呵欠打断了。

“看了这半天,大人有些疲倦了吧。要不我们回到上面去,大人意下如何?”伊阿宋说。

将军确实有点昏昏欲睡的意思了,他强打着精神,又问这下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地下室,还有必要去看看么。

伊阿宋说剩下还没看的就是产房了,但那里头都是正在生产的“孕囊”,以及那些哇哇啼哭的,浑身黏糊糊的克隆人新生儿,环境又吵又臭,除非大人很有兴趣,否则还是不建议参观。

“那就不看了,我们上去吧。”将军说。

听到这句话,尤里卡不禁舒了一口气,因为这荒诞而残忍的场面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况且他的头疼也一直在加剧,他是巴不得这可恶的参观快些结束的。

他们回到了上面,穿过大厅向工厂大门走去。

在走过那些“人造子宫”的时候,尤里卡的头疼已有所缓解。只要走出去就会好起来了吧,他这样想着,但在走出大门的一刹那,一阵猛烈的刺痛却传遍了他的脊柱,让他在新鲜空气和明亮的阳光中几乎就要昏厥过去。他腿脚一软就要摔倒,幸好身后有一双手将他扶住了。

“啊!您这是怎么啦?”他听到一个女声在低声惊呼,回头看时,发现扶住他的人正是瑰乔丽,那张美丽的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

“侍从官先生是不是有些不舒服?”伊阿宋问,也伸过胳膊来扶住他,瑰乔丽便缩回手去。

“不,不,”那刺痛来得快去的也快,尤里卡已经可以站稳了,他心中又惊又怕,却努力表现得镇定,“没有关系。是我不小心滑了一下……”

“是不是不习惯下面的空气?”厂长也走过来,贴得很近地看尤里卡的脸,突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那昏花的老眼在一瞬间亮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稍一思索却又改口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尤里卡有点奇怪他的态度,但也没法细想。他向伊阿宋和瑰乔丽道了谢,并再三表示自己没事。

于是大家就继续参观这座小岛上的其他部分。

厂长好像有什么话要和伊阿宋说,伊阿宋便让那个作坊主带着他们先去参观玻璃作坊,说自己很快就来。

尤里卡一边走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额角,发现额头也在发烫。这么多天过去,当然不是宿醉,难道说是发烧了?可是那脊柱上的刺痛又是怎么回事,还是说这都是那地下的空气所致?这样想着,他回头看了一眼工厂,却看见伊阿宋正在那教堂的门口和厂长低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他们来到玻璃作坊。像是知道伊阿宋给自己的时间不会很多,作坊主便带着他们如走马观花一般地快速参观了那些原料场、池窑、成型车间以及手工车间。

尤里卡发现这里的分工也是按奴隶等级来的,低等的奴隶就只能干那些粗笨的碾磨、烧料等活计,而手工车间中那些烧制玻璃器皿、研磨镜片等等精细的活就一律交由高等奴隶来负责了。

在即将走出作坊的时候,作坊主一指尤里卡胸前的望远镜,说它就是在这里制造出来的,然后还很自豪地宣称克隆人工厂中那些一整个房间大小的玻璃大缸也是在他的作坊中生产的——至少其中一部分是,而且,不止于此,就连那教堂大窗上的彩色玻璃也是他的杰作呢……

他们走出玻璃作坊,又走进另一个院子,发现这里是一个混合作坊,其中既有肥皂、灯油、蜡烛作坊,也有用毛发作为原料来编织绳索的作坊——在这个作坊中,他们还看见一类奇特的奴隶。该种奴隶被称为“发奴”,每个奴隶的头发都长得非常长,有的甚至能够从房梁上绕过去,再垂挂到他们的眼前,而他们的工作就是耐心地编织着自己的长发,使其变成一根又粗又长的发辫。据说,这种发辫被当作上好的缆绳来使用……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