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二十五章 “孕囊”

第二十五章 “孕囊”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5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再向前走,就到了大厅的另一头,他们绕过本是圣坛的位置,进入一个有着向下阶梯的入口。

走在阶梯上,尤里卡感到这下面空气的温度更高了,气味也很怪:没有了大厅中那些药剂的刺激性,却多了屎尿的臭气和另外一些体液的腥膻,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似有似无的焚香味——这显然不是用来掩盖臭味的,否则它至少要比现在浓烈十倍才行。

他还听见了隐约的人声,但那却不是人的交谈声,而是婴儿发出的阵阵啼哭,还有夹杂在其中的些许呻吟和嘶叫声。

不知为何,他突然对于将要看到的景象有些恐惧,并且感到头更晕了,但他不能止步,只能机械地尾随着。

他们拾级而下,走入一条两边都是石壁的甬道。

甬道转了个弯,旁边有个无门的入口。

他们走了进去,站在入口旁的一个斜坡上。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相当大的地下室,虽然面积不能与上面的大厅相比,但也能容得下上百人。

地下室没有阳光,却并不昏暗,因为从顶上悬吊下来成排的枝形灯架,架上点满了灯火。

灯火之下,则摆满了一张张紧挨着的矮床,形成一排排的长列。

那些矮床的样子很特别,如同一口无盖的棺材,轮廓也不是规则的矩形,而是两头窄小,中间凸出的怪异形状。

每张床上都躺着人。躺卧者也是奇特的。

每个人都蓄着极长的头发,并且用头发遮住了脸面。

尤里卡可以看得出这些都是女人,因为她们只用一条被单盖住了腰腹部,其他部位都裸露着。

他还可以肯定她们都是孕妇,因为她们那盖着被单的腹部都高高隆起——这也就解释了矮床的轮廓为什么是那个样子的,只不过隆起的程度也太夸张了,连那被单都被绷得紧紧的,使得她们的腹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满了气的,撑得圆滚滚的巨大皮球,而与这大的出奇的腹部相比,她们的身躯就显得相当瘦弱了,似乎全身的养分都被腹部所吸走一般。

最后,他还能确定她们都是同一类型的克隆人。虽然他无法看清她们的脸,但从相同的身形、发色、肤色,以及其他身体部位的一致性来看,他是可以确信这一点的。

她们一动不动地躺着,陷入极为深沉的睡眠之中,除了胸口和腹部的轻微起伏外,就没有其他任何动作了,近乎于一具具尸体。

而在装载这些“尸体”的“棺材”旁,都立着一个架子,架上挂着一个倒置的玻璃瓶,瓶中装有某种半流质的液体。还有一条软管自瓶口处垂下,另一头则穿过那些覆盖在脸上的长发,探入“尸体”的口中。估计软管插得很深,所以当瓶中的液体通过软管灌入“尸体”口中的时候,并不能看见“尸体”的喉头有明显的吞咽动作。

如果有人要将这个地下室比成一个巨大墓室的话,那是说得过去的。

不过“墓室”中倒并非只有“尸体”,除了站在门边的参观者外,还有另外一些活动者。

那是十几个半裸的女人,她们将被单围在腰间,披头散发地在“棺材”间走动着,同样令人无法看清脸面。

但她们显然与那些躺卧者一样,是同一种类型的克隆人,因为除了一个地方有所分别外,其他的身体特征都是完全一致的。

那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她们的腰腹部——几乎都是平坦的,少数也只是微微隆起,这说明她们要么没有怀孕,要么只是处于怀孕的早期。

尤里卡看到其中一个女人正弯下身子,从矮床下拖出一个装有排泄物的木盆,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端着木盆走到墙角,将屎尿倒入一个大木桶中。

往回走时,她与另一个手拿玻璃瓶的女人擦身而过。

那拿着玻璃瓶的女人则走向另一个墙角,把瓶口凑到一个水阀下方,待瓶子被灌满之后,又来到一张床位前,用其替换了架上的空瓶子……

其他在床位间走动的女人也都在做着类似的事情,她们是在照料那些处于昏睡中的同类——很显然,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些克隆人全都是奴隶。

“如各位所见,这里也是一个‘车间’。”厂长开口了,却并没有带着他们往里走的意思。

他告诉南方人这个“车间”是由教堂下方的墓室扩建而来的。

而这个“车间”所生产的,自然也是克隆人,只不过在这里孵化“胚种”的,不再是“人造子宫”,而是真人的子宫了,至于承担这种代孕工作的,就是眼前的这些女性克隆人。她们被称为“孕囊”。

然后他提出一个启发性的问题:既然有了高效又高产的“人造子宫”,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来制造克隆人呢?没等南方人思考,他自己马上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人造子宫”确实高效高产,但它生产出的克隆人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短寿,根据相关记录,这种克隆人出厂后的正常寿命一般是十五年左右,即便给他们最好的生活条件,上限也不会超过十八年。

而且因为催产的药剂有种种副作用,往往使得一批克隆人中出现一定比例的“瑕疵品”,也就是不同程度的肢体或智力缺陷,有可能只是体弱、破相;也有可能是轻微的畸形或残疾;最糟的情况是骨骼、肌肉或神经系统有严重问题,以至于成为完全不能出厂的废品,必须予以销毁,然后再回收利用。

所以这种方式就只能用于生产供奴隶主“快速消费”的低等克隆人了。那些奴隶主才不在乎奴隶的寿命上限是多久呢,他们只要保证奴隶不要在头五年内死掉就能够保本,剩下的年份都是白赚的,自然就会狠命使用了——照他们那种用法,产品的寿命不要说超过十五年,能够达到十年就谢天谢地了。

但人们可不满足于只有这种短命的、粗笨的低等奴隶可用,他们有更高的需求。于是,为了弥补“人造子宫”的短板,真人代孕的生产方式便有了其用武之地。

此时,伊阿宋插进来补充道:“不错,这是一种既缓慢又昂贵的方法,而且生产出来的只能是正常的婴儿——然后还要消耗很多粮食和物资,才能慢慢将其养大。但是将军大人,您知道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吧,这种克隆人除了拥有较长的寿命外,肢体和心智也更为健全,而充足的寿命就能保证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语言和技能,接受完善的训练,从而能够听懂复杂指令,胜任高级的任务……总之,不计成本的话,他们在各方面的表现都远优于那些低等奴隶。并且,这种生产方式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良品率很高,少有‘瑕疵品’出现。”

在他们比较完两种生产方式各自的优劣之后,厂长又说工厂生产的奴隶除了有高等与低等之分,其实还有介于两者之间的“中等奴隶”。

这种中等奴隶同样由“孕囊”代孕,出生的时候也是婴儿状态,和高等奴隶的主要区别是:一胞所产的胎数更多;厂方还在妊娠过程中使用了催产激素,使得孕期可以缩短两至三个月,而且如果客户有“寄养”需求的话,工厂会在其出生之后,并不急于交货,而是通过喂食药剂,使其后天的发育过程得到加速,从而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内长成少年的状态……

不得不说,厂长的介绍很详细,也很有条理,直把将军听得连连点头。

就在此时,有个“孕囊”突然惊醒过来。她吐出嘴里的软管,将头左右乱摆,含混而沙哑地嘶叫着,又用发颤的双手捧着肚子,双腿胡乱蹬踢,使那床单滑脱了大半。

参观者就看到了她暴露出来的腹部。只见那肚子大得可怕,将肚皮绷得紧紧的,几乎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状态来,还可以明显地看见胎儿在其中挣扎和鼓动的痕迹。

几个负责照料的女奴见状立刻赶上前去,将那“孕囊”按压住,然后又拔去床下的插销,接着就把这矮床像推车一样迅速地推出地下室,经由甬道送到其他地方去了。

“这个‘孕囊’的羊水破了,可以被送去产房了。”厂长冷静地说。他又解释说这是很正常的情况,通常来说,一批“孕囊”的临产期是很接近的,但其中免不了会出现个别的早产者。

“这么大的肚子!一胎能生好多个吧?”将军问。

“是的,”厂长回答说,“最近高等奴隶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了,为了增加产量,我们也就只好尽量利用子宫的空间,差不多快接近中等奴隶的胎数标准了。只是,这样一来产品的质量就要有所下降了,要比一胎只生一个的那种差不少呢……”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