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二十四章 工厂(二)

第二十四章 工厂(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37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们一共参观了十来个“车间”。

每个“车间”中除了最重要的“人造子宫”外,自然也要有维护和操作生产设备的员工——那是一组奴隶,以及领导这些奴隶的车间主任。

毋庸置疑,这个主任是由自然人来担任的。

每当他们走过一个“车间”,那里的主任就命奴隶暂时停下手中的活,从脚手架上下来,在“人造子宫”旁边向他们列队致敬。

在参观过又一个“人造子宫”之后,将军突然向这个车间的主任道:“能否请你回答一个问题?”

“非常乐意,先生。”

“你既然是自然人,当然也就是一个奴隶主了,对吧?那么,这些奴隶,呃,这个车间里的奴隶是否就是属于你自己的私奴呢?”

“不,”主任答道,“这些奴隶是工厂的,我只是在此指挥和监督他们,现在我自己的奴隶都在庄园中劳动呢。”

“这么说,你除了在这里任职,还同时是个庄园主喽?”

“是的,先生。”

“那你可是个很勤劳的人呢,每年做出这么多贡献,一定可以获得不少积分吧?”

“希望如此,先生,希望如此。”主任兼庄园主答道,脸上洋溢起自豪的笑容。

接下来,他们又参观了夹杂在这些“车间”中的一些“小车间”。那里没有“人造子宫”,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小型设备,比如离心机、移液器、保温箱和冷库之类。可能是不太重要,厂长就没有对它们进行详细介绍,只是引领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但是一阵突然的喧嚷声从大厅的另一侧传来,似乎有人正在大声争辩着什么,这使他们都停下了脚步,不约而同地向那边看去。

看到伊阿宋拧起眉毛,厂长知道他必须立刻制止这令人厌烦的吵闹,忙令一个奴隶过去问是什么情况。

吵嚷声很快中止了,有两个人急匆匆地向他们走来,其中一人是一位车间主任。

“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吵闹,不知道这里正在进行参观活动吗?”厂长有些生气地问那主任。

主任神色慌乱地报告说也是不巧,有位奴隶主刚好在这个时候来提货,但我们这边没法子立即交货,需要再等几天,这位先生就生气了,也不听辩解,只是一味责问,所以就吵了起来,惊扰了大家,实在是抱歉……说着连忙鞠躬致歉。

厂长又待问什么,那手拿单据的奴隶主却抢过话头,语气似乎颇为不满:“厂长先生,您不知道,我这个订单可是半年前就下了的,按理说两个月前就该交货了,但来提货的时候,却说什么上一批生产的货有问题,出了不少瑕疵品,因此为了将之前的货补齐,就得将我的订单延后两个月了。我想两个月就两个月吧,也就接受了你们的安排,但今天过来一问,发现还没有生产出来,说是还要半个月才行!您说我怎能不生气!”

厂长听了,脸色变得相当难看,但他却没对那主任生气,而是疾言厉色地对这奴隶主道:“这情况我知道,算不上多大的事情!而且问题并不是出在我们这边——而是那一批‘胚种’有问题,延后生产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有本事就找‘中心’去!再说我们这边也有补偿条例,不会让你吃亏,等几天又有什么关系,你却偏要在这个时候来生事,是诚心来惊扰贵客的吗?”

那奴隶主听了这一番话,冷静了些,眼中也看到了伊阿宋一行人,这才醒过神来,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从何说起,原来尊敬的伊阿宋先生也在这里,怪我眼拙没瞧见……也是一时情急,这才大声说话的,可不是争吵,不是争吵……惊扰了各位大人,都怪我一时糊涂,请见谅,请见谅……”

听他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伊阿宋不耐烦地挥挥手:“没事了,快走吧,以后注意点。”

奴隶主听了,连忙道谢,又要鞠躬,那主任却已经看出伊阿宋的不耐烦,连忙拉了拉他的袖子,就带着他一起迅速退开了。

“呵呵,真是出丑,让南方的朋友见笑了!”为了缓和变得有些沉闷的气氛,厂长不好意思地赔笑道。

“不要在意这些事情,我们继续参观吧。”伊阿宋也向将军笑道,“说来今天也是不巧,所有车间都还在‘孕期’之中,没有能够立即‘分娩’的,否则大人就能看到新鲜奴隶出厂的情景了。”

“哦,那倒是有些遗憾,不过我们迟早会看到的,对吧?”将军大度地笑答,他抹了抹胡梢,又问道:“我记得刚才看到过一个空的‘人造子宫’,看来是处于闲置之中,不知你们为什么不用它来生产那个奴隶主的订单呢,还是说它已经坏掉了?”

“啊,您观察得很仔细,”厂长答道,“不过事情是这样的。”

他向他们解释说那个“人造子宫”并没有坏,也不是处于闲置之中,而是正在接受清理和检修。接着他又补充说即便那个“人造子宫”是可用的,也不能用于那个奴隶主的订单。

“那是为什么?”将军不由追问道。

“这个问题,就请我亲爱的侄女来回答吧,她曾今在‘中心’工作过,比我们都更有资格来回答呢。”

这样就又引发了南方人的另一个疑问,什么是“中心”?

瑰乔丽便首先向他们解释“中心”的概念:在北方,所有的胚种都来源于一家总厂,只有总厂才能生产胚种。

总厂也只生产胚种,而将下游的生产程序交给分布在各地的分厂负责。所以,人们通常将总厂称作“胚种中心”,简称“中心”。

由于总厂自从设立以来,一直就位于北方最早的、也是最大的那个定居点中,所以人们也用“中心”来代称这个地区。

解释清楚这个问题之后,瑰乔丽才向将军解答之前的疑问。

原来,由于克隆人是多种型号的,对应的胚种也有多个品种。而不同的品种对于生产条件有不同的要求,比如投放药剂的时间、配比都有差异。所以,每个“人造子宫”都只适合一种或少数几种克隆人的生产,却并不能通用,也就因此,除非那个奴隶主愿意修改订单,将原本计划生产的奴隶类型改成与那个闲置的“人造子宫”相配套的,否则他就得继续等下去。

“原来如此,谢谢瑰乔丽小姐。”将军点点头,又对厂长道:“我还有一事要向您请教,刚才那个奴隶主说他是在半年前下的订单,又说在两个月前就该交货了,照这么说来,一批奴隶的生产周期差不多就是四个月的时间了?”

“呵呵呵,看来这位南方的贵客不但擅于观察,还精于计算呢。”听到将军真心实意的求教,老人看起来很高兴,“实际情况是,从投放胚种开始,生产一批新的克隆人只需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那四个月的期限只是为了让我们能够从容地安排好生产进度,尽量避免发生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说来今天这事情也怪不了别人,都是因为‘中心’那边发来一批新改良过的‘胚种’,却又没有和我们说明情况,结果生产过程就发生了纰缪,唉……”

“这些烦心的事就不要提了。”听到厂长在数落“中心”的不是,伊阿宋似乎有点不悦,连忙将话题岔开,“还是带大人到下边去看看吧。”

“哦,哦,对,对!”厂长立刻住了口,又自我解嘲道,“人一老,话就多了,净讲些不相干的……”

“哪里哪里,我可是对这些情况很感兴趣呢!”将军看来确实感兴趣,只是人家不愿细讲,他也只能改问其他方面了,“说实话,这种生产速度,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据我所知,正常人类的孕期是四十周,即便早产也不可能将这个期限缩短多少,而你们却不但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生产过程,而且还能够使其在“人造子宫”中直接发育到孩童的阶段——这是如何做到的?是不是使用了什么方法来加速这些克隆体的生长?”

“不错,大人您又猜对了,确实如此。‘人造子宫’本质上也只是一个能够批量代孕的工具,如果不加干预,从胚种发育到可分娩的婴儿同样需要四十周,更不用说长为接近成年的形态了。所以我们就要向‘羊水’中投放药剂,用以催化这个过程,在时间上提高‘人造子宫’的生产效率。”厂长回答。

他又解释说如果说只是让胚种发育到新生儿的状态,那就连一个月都用不了,但很少人会下这种订单,大多数人定制的是一出生就是青少年的奴隶——这是最有性价比的方案,因为这样只要花费两个月的工期,成本不高,而出厂的青少年克隆人不但可以直接使用,在经过一小段豢养期之后也差不多成年了——而这个时期也刚好可被用来对其进行训练。

将军又问若是让克隆体在“人造子宫”中长到完全成年需要多长时间,得到的回答是期限长达半年,将使得生产成本大大提高,却不能带来相应的效益,所以除非必要,也很少人会下这种订单。

厂长接着说:“我们还是去看看另外一些东西吧,您将进一步了解克隆人的生产体系。”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