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二十二章 河湾

第二十二章 河湾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1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您也应该会想到,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差别是很明显的,而且如果在会员之间不存在这种等级差别的话,人们就没有追求,也就会缺乏目标和动力,那样的话,北方将会变成一个多么缺乏生机和活力的地方啊。”伊阿宋以这句话为他所描述的会员体系做了一个总结。

“那么,一个会员是怎么一步步往上爬呢,依据的是什么?照你刚才讲的这些来推测,应该不是单纯的财富吧。”

“是的,我用我们这边的一句俗话来回答您吧——‘等级即财富,而财富却非等级’。”伊阿宋答道,“这前半句话您当然能够理解,至于后半句话,我也用举例来为您说明吧,假如有一个人本来是高级会员,但一夜之间因为某种原因而被降级了,那么他第二天就得马上将自己不配享有的那些土地、庄园和奴隶交还给大会;再举一个例子:一个奴隶主,在这一年内十分积极地役使奴隶,创造了相当多的财富,但可惜他的等级却在原地踏步,那么他就无法保有今年的全部收获,必须上交超过自己等级所配享有的那部分财富。”

“那这个奴隶主又何必这么辛苦呢,如此一来,他这一年不是白忙了吗?”将军不禁用这个问题打断了伊阿宋的讲述。

“大人勿急,我马上就要讲到了,您问到一个会员是怎样往上爬的,我这就向您说明,而您听了之后对这个疑问也就会明白了。”

他便解释了会员的上升途径:

原来,大会中存在着一个记分制度,只有累积了足够多的积分,会员们才能得到升级。那么如何去获得积分呢?概括来说,一种办法就是去进行生产,如果这奴隶主的主营是农业,那么他就该开垦更多土地,生产更多的作物;如果他的主营是畜牧业,就要牧养更多的牲畜;如果是一个工程主,就要承建更多工程;如果他是一个作坊主,那么就要生产出更多有价值的用品,以此类推……如是,每年大会将对他的生产或建设成果进行评议,而这评议的结果就被视作他对于北方的贡献,并换算成对应的积分。

再说刚才那个例子中所提到的情况,那奴隶主要上交一部分财富已使自己的财富同等级相符,但这种上交并非毫无意义,他同样能够因此而得到相应的积分——而这部分积分就可以在下一次的评级中发挥作用了。

以上这种办法是最普遍的,也是为大多数会员所采纳的方法,因为这种方法风险并不大,总分是稳定上升的,只要经营得法,通常每三五年就能够提升一小级。当然,这个途径也有缺点,就是很难以高速去获得积分,大多数人往往终其一生也爬不到高级会员的等级上去。

于是在另一些人看来,这种办法就不是他们的最优途径,他们便会去从事别的的活动,从其他角度来为北方做出贡献。而他们的成就经过大会评议之后,也就成为了他们获得提升的依据。这种法子的特点就是变数比较大,也许多年都没有什么提升,但如果运气好,突然有了大功劳,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一个很高的分数,那时等级和财富就一齐到手了。

将军听到这里,问这后一种人所从事的都是些什么活动。伊阿宋却又开始卖关子,说大人以后会慢慢发现的。将军便笑问说,你说的应该就是你自己吧,这次出使南方,如果谈成了,岂不是就有了大功劳,还有这船上的大副、二副、轮机长等人,走的应该也是这条上升途径。

伊阿宋笑着默认了,将军又问他的会员等级是什么,伊阿宋回答说只是中级甲等,不算什么。

将军沉默了一会,似乎头脑中有什么想法在萦绕,然后又开口了:“你刚才说我有更高的指望,说的就是成为这种高级会员吧?”

“大人,我只是为您指出这种可能性,到底能不能成,得看您所代表的那南方邦的诚意了,另外,我还要补充一下,一旦成为高级会员,除了有地位和财富外,更重要的是能够享受到一些非常宝贵的特权——那些特权,可是用多少财富都换不到的呢!”伊阿宋说着,一脸艳羡的表情。

将军听了,自然要问那是些什么特权。伊阿宋便凑近将军的耳边,神神秘秘地嘀咕了几句。

尤里卡知道那些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便尽量站开些,自顾自地向着四周眺望,不过他还是在不经意间瞥见将军的脸,看到那张脸上现出一种十分向往的表情来……

正说话间,“阿尔戈号”又往前开了不少距离,估计已经驶过了大半个前沿。他们则依旧呆在瞭望台上。

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河湾。

河湾中还有一座小岛,将开阔的河道一分为二。

在河湾的岸上,矗立着各色各样的房屋,比起其他地方零星孤立的情形来,这一带的建筑已经成群,看来这个河湾属于前沿的心脏地带了。还有一点值得注意,不但这河湾处急报塔的分布比其他区域更为紧密和集中,而且这些急报塔的塔身也要更为高大和坚固,令人不禁对这种设置的目的何在感到有些好奇。

再看河面之上,沿着河湾的凹岸停泊着大量船只——一望而知,那肯定是前沿的河港了。

等“阿尔戈号”再开近一些,河湾上的情景就更是清楚,只见河港中设了好多不同类型的顺岸码头,有栈桥式的,有凹入式的,有的可容大船,有的适用小船,有的装卸货物,有的上下乘客,有浮筒、有桩木、有趸船……

虽然前沿的水网中处处可见码头,但这里才是有最多码头的地方。

几乎每个码头上都挤满了船只,鳞次栉比地排列着。当然,也有不少船只是正在行驶之中——起码有四十艘船正在同时出入河港。

那其中显然有好多汽船,因为一股股的烟雾正从它们的出烟口冒出来,使得河道上烟气缭绕、蒸汽氤氲。

他们又用望远镜看那码头上装卸货物的情景,只见大量的奴隶正在极为繁忙而又有序地操作、拉拽着种种动滑轮组和起重支架,将一箱箱、一兜兜的货物从船上拉起又放下——这些货物悬吊于吊杆和马钩之下,在船与船、船与岸之间装卸移动。

面对眼前的这些情景,伊阿宋看来颇有些自豪的意味,他指着沿岸的各处建筑,兴致勃勃地一一解说着:“你们看,这是河港的仓库和堆场;那边那个不是码头而是船坞,旁边就是造船厂,‘阿尔戈号’正是从那里生产出来的,还有好多大船正在建造中呢,那些龙骨是多么巨大啊……不说船厂了,再过去一些,可以看到的是堆木场、锯木厂和烧炭厂;而更远的地方,那个被楼屋房舍所包围着的广场,就是市场,市场的后边,则是纺织厂和各种小作坊了……”

也不由得他不自豪,因为光是这个前沿的规模就比南方邦仅有的市区还要大了,而这应该还只是北方下辖的众多定居点之一,可以想到,南方人还将看到更多的定居点,而那些定居点又该是怎样的规模啊!

没想到北方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尤里卡心想。

将军肯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脸上虽然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但那笑容多少有点僵住的感觉,眼中也流露出某种一言难尽的神色。

此时,“阿尔戈号”已驶入河湾,但出乎尤里卡的意料,它并没有进港,而是开向了小岛。

尤里卡这才意识到他们下一个要参观的地方不在岸上,却是在这岛上。他便将眼光收回来,转向前方的小岛。

那小岛其实也不算小,至少上面容纳了好几栋房屋和院落,以及岛中央的一座比河湾处的那些急报塔还要高出一截的高塔。

再仔细看时,这小岛也确实有些不平凡的地方,就以岛上的那座高塔来说吧,从塔顶的大铁扇来判断,自然还是一座急报塔,但在某些地方又与普通的急报塔有所不同——塔顶之下的最高一层是通透的柱廊式样,其中似乎还有好几面镜子,正在一闪一闪地将阳光反射向河港的水面。再说那岛上的房屋吧,也与岸上的有些不同,最奇怪的是其中最大的一座建筑,那是完全用古旧的砖石砌成的,并且拥有巍峨高耸的尖塔、尖形拱门和巨大的彩色窗户,而这种建筑风格显然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

所幸伊阿宋的介绍也从岸上转到了小岛上,这立刻解答了尤里卡的疑惑。原来那座高塔除了作为急报塔,还兼做这河港的灯塔:现在是白天,就用镜子反射阳光来引领和指挥进出港口的船只,等到天色暗下来之后再点起导航的灯火。

至于那座独特的建筑,伊阿宋说那原本是座教堂,但现在则成了他们将要去参观的地方,也就是——克隆人工厂。

将军不禁问北方人何以会用这样一座建筑来作为厂房。

“大人,您要知道,所谓的前沿,就是指我们正在开拓的外缘地带,它是不断向前推进的,而一旦开始推进,今天的前沿就成了明天的后方,所以您可以想象到,当我们刚刚推进到这个区域的时候,眼前可没有这样热闹的景象,那时这里还完全是一片荒芜的废墟呢,我们这些拓荒者差不多得白手起家,从头开始建设一切,其中,最先要设立的就是克隆人工厂。而在那种条件下,工厂的选址和建造自然就要因地制宜,应该尽量利用一切尚能利用的资源——就如这座教堂。它奇迹般地躲过了一切历史上的战火,是废墟中仅存的硕果,而更令我们惊讶的是它的完好程度:几乎所有墙面都是完整的,建筑的骨架也相当坚固,只要稍加修葺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何况它内部那高大的空间正是工厂所需的,而且,这来自久远年代的独特美感和宗教意味也别有一番情调呢,所以,对其加以利用,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