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二十章 前沿(二)

第二十章 前沿(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29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高塔到底是起什么作用的?

尤里卡不禁好奇地猜测着。

正在此时,他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有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他知道那是“偲”,便没有转身去看,依旧站在窗台边。

按照惯例,这个奴隶会将带来的早餐放在桌上,然后拉起帷幔,推开窗户——而这些动静也足以使他醒来,并开始起身、穿衣、吃饭……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主奴之间按照所建立的默契是不发一言,默默进行的。

但此刻,听着身后那奴隶在桌上摆放杯盏的轻微声响,他突然产生了一种与之交谈的愿望。

为什么不呢?他又想了想,觉得自己所刻意维持的沉默好像也没有什么道理,甚至有些做作——这样做,难道就能够改变事情的实质吗?不错,在这个舱室中,你是没有出声令那奴隶来伺候你,但你也并没有拒绝他的侍奉,本质上还是在奴役他,那么这出声与否又有多大的区别呢?这样一想,他觉得自己的那套办法简直是虚伪和可笑的。

更何况,现在也有问题要请那个“偲”来解答,他便转过身来,用感激的眼光看着那奴隶的金黄眼睛,然后开口道:“早上好!谢谢你给我送早餐来了。”

“偲”已经摆好了早餐,侍立在一旁,正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早起的主人呢,猝不及防眼神交汇,又突然听到尤里卡这样的话,不禁脸红起来,有些慌乱地答道:“早上好!我的主人……您……怎么可以感谢我呢?我是您的奴隶,为您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

尤里卡暗暗叹了一口气,对这奴隶既感同情又觉悲哀,他想说明自己的想法,但刚要开口,就感到这事其实是说不清楚的,只好改口道:“我有些问题,你能为我解答下吗?”

“偲”当然是愿意的,甚至为此而有些兴奋之情。

于是有了以下对话:

“看见外面那座高塔了吗,你知道那塔的用处吗?”

“是的,主人。那是急报塔。”

“急报塔?”

“是的,主人,老爷们用它来传送消息。塔上装有大铁扇,扇子的不同形状能够表达不同的意思,只要有了新的消息,大铁扇就会变形,然后看消息要传往哪里,扇子就转往哪个方向——比如现在,扇子就对着远处的那座塔,而那塔上的人只要一看这扇子的形状,就知道消息是什么了。如果消息要传得更远,远处的塔也会把它的大铁扇变成相同的形状,再转向更远处的塔……”

“嗯,如果说消息是要接力传递的话,那边塔上的人如何知道它们该把扇子转往哪个方向呢?”

“那消息是分两部分的,其中一部分表达消息要到达的位置,剩余部分才是消息的具体内容。”

这跟他猜想的差不多。

不过听“偲”把那装置叫成“大铁扇”,尤里卡不禁有些好笑,他想这装置肯定是有专门名称的,只是这奴隶不知道罢了,毕竟一个奴隶的所知是有限的。

“但是,那边的塔好像也太远了些,这么远,能看得清吗?”

“可以的,老爷们教我们制造一种透镜,组合起来,就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哦,那是望远镜……等等,你在那塔上工作过?”尤里卡不禁有些讶异起来,这个奴隶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

“是的,主人,我们这种类型的奴隶都会有一个时期要在急报塔上效劳,那也是对我们的一种训练。”

也是,这塔上的值守工作要求肯定是很严格和繁重的,当然要奴隶来做了,尤里卡想着。他可以想象到那塔上的奴隶是怎样一刻不停地紧盯着其他高塔上的信号装置,一旦发现新的消息就要马上将其解读出来,然后再根据消息内容决定是否转发到其他节点——如果是,他们就要迅速地动作,要又快又准确地将自己塔顶的装置调制成完全相同的形式,然后转到正确的方向,这样一套流程是很容易出错的……为了达到准确和高效,那些奴隶不知道要经受怎样严苛的训练,遭受过多少可怕的责罚啊。

没想到北方竟然选择了这样一套奇怪的信息系统,他不禁觉得匪夷所思,接着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原来如此,不过,这急报站好像有个缺点,只要天色一暗,扇面不就看不见了,那怎么办呢?”

“偲”回答说夜晚的时候会在塔顶点燃照明的设施,使得整个扇面都反射出亮光来。

真是可笑!好好的无线电不用,竟然搞这样一套,难道这就是瑰乔丽所说的那种美吗?北方人这是怎么啦?

“你既然在急报塔上工作过,那么你应该了解这扇面表达的意思吧?”

“是的,主人。这个扇面显示的消息不是加密的那种,是对外广播的,所以我知道,它是在通知整个前沿:‘阿尔戈号’已经返回。”

哦,加密,是的,这当然是必须的,否则所有信息都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能对着扇面一望而知,岂不荒谬。

“嗯,明白了,真是多亏你,我一下就明白了很多东西。”尤里卡真心实意地感激道,没等这不习惯于被感谢的奴隶做出回应,他又接着问道,“还有一个地方我无法理解,就是在这河段上出现的水口——它们是运河吗,数量又为什么有这么多呢?”

“就是运河,我的主人。”奴隶很高兴自己能够为主人解答更多的疑惑,便尽自己所知的一切为尤里卡进行解释。

原来,在北方,一切都极为倚重大河,甚至可以说整个文明都是依附于大河发展的,而为了充分利用好大河,主人就派遣奴隶们从大河上开掘出一条条运河,每条运河都将水流向着大河的两翼引出,而在每条运河所流经的区域内,又可以由运河派生出更多的下级运河、沟渠,这些如同树叶经脉一般的细密水道再互相交连,还可在其间构建各种水坝、水库,用来疏浚和调节。如此一来,在这个范围内,不但解决了农业灌溉的问题,还用水道完全代替了传统的路面交通。

“但这样做,难道不会使得大河的水量被不断分散掉吗?可是我们在南方却没有感到大河有任何枯竭的迹象啊。”尤里卡不禁问道。

“主人,大河的水分虽然会被灌溉所消耗,但运河在流出一定距离之后,是会转弯回头,重归大河的,而且,每条运河的下级水道也有很强的雨水收集能力,所收集到的水分是能够反向补充大河的,所以从总体上来看,大河的水量并不会有明显的减少。”

“偲”的回答十分有条理,说明其头脑和知识都不简单,让尤里卡不禁对他发生了新的认识。

他又回过头来细想了一下,觉得这套办法确实巧妙,在用水利解决灌溉问题的同时,还可将水道变成航道,北方自然就不需要修路了——这让他不禁想起南方的那些年久失修的破路来,但这样做,工程量也是极为可怕的!能如此“蛮干”的也就是有着大量奴隶的北方了,在南方不要说开掘这么多运河,哪怕只是完成其中的一条都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可没有那么多的人力啊!

接着,他又想到了和这工程相关的另外一些问题:挖掘这些水道的,自然是苦命的奴隶,但这些奴隶肯定属于不同的奴隶主。那么,奴隶主们是带着自己的奴隶各自挖掘呢,还是一起协作,来共同完成这样的大工程呢?

他向“偲”提出新的疑问。

奴隶回答说这两种情况都有的,一般而言,那些下级的水道是由各个主人带着自己的奴隶去挖掘的,当然他们相互间也可以合作;而运河主干道则因为工程太大,难度太高,就必须分段,然后交由各个工程奴隶主来承担。他们不像其他奴隶主那样从事生产,而是专职从事各类大型工程的,他们所带领的奴隶也都是特定类型的工程奴隶。

“那么,开通的水道,以及水网所覆盖区域内的土地又是属于谁的呢?”

“这个问题还是由我来回答吧。”一个声音突然在门边响起。

尤里卡转头看时,发现是伊阿宋,也不知他是何时到来的。

伊阿宋微笑着,却没有进来,依旧站在门边说:“正要邀请侍从官先生一起来参观前沿呢,请跟我来吧。”

尤里卡便随他出来,一起来到将军的舱房。大人正在用早餐,幸而已经到了尾声,不用等待很久。一会儿之后,他们就离开舱房,到了船楼顶上。

尤里卡看到那大烟囱上已加装了个起落架,而出烟口也没在冒烟——看来他们要登高远眺,并且可以不用爬梯子了。

待奴隶们拉动滑轮,三人便乘着起落架升到了瞭望台上。

果然,从高处看,视野大大扩展,一览无余,而所见的景色也变得更为开阔和壮观。“偲”用言语描绘的那抽象的概念,已变成了感性的全景呈现眼前,尤里卡一下就有了非常直观的印象。

只见整个区域内,地势大体平坦,群山于远处环伺,大河则如一条长龙在大地上盘踞着,而依照各处地势,从大河两侧延伸出的一条条运河干道,就像长龙伸出的勾爪,以不同姿势在两岸的大片土地上攀附着。

至于通过运河延伸出去的无数下级水道和沟渠系统,也都是纵横交错、走向明确的,构成了密集的水网,其间还部署了数目不等的水坝、水轮、水闸、堰塘、小型水库等水利设施,小型码头和渡口也随处可见。

当然,在那些水道之中,也都有大小船只在行驶着,将各种物资运输来去,而它们的行动往来也都井然有序,可见这套水道网络是经过精心安排、合理设计的。

此时,太阳也升高了,朝阳为田野洒上一层光辉的亮金色。

再看水道和水道之间,都是一方方大面积的绿地和良田。绿地上散布着农舍、庄园以及之前见过的那些高耸的急报塔;良田则又被灌溉的沟渠划分为规整的小块,其中种植着各类作物,呈现或是青葱翠绿,或是金黄绚烂的艳丽色块,一派生机盎然,可见这些作物的生长是多么旺盛。

同时,在这副美景之中,还可见到四处皆有人正排着队向田地里走去,因为离得远,那些人看起来只有豆粒大小。

伊阿宋解释说那些是正在上工的奴隶。然后他拿出两具望远镜,馈赠给了南方人。

在镜筒中,散布到田地里的“豆粒们”被放大了,可以看清奴隶在田间劳作的情景。尤里卡看到有的奴隶在洒石灰,有的则套着“轭”像牛马一样用人力在耕作着,另外,还有奴隶在播种、浇水,自然,也有在采摘和收割的。

他又看向更远的地方。在那儿,次级水道还在增加,有的甚至一直延伸向了远处的群山,成群的奴隶们正挥舞着各类工具,如白蚁啃噬巨大树木一般在坚硬的土地上缓慢地掘进着……

这时伊阿宋又从旁进行说明,他说北方作物的种子也是经过基因修改的,所以并不怕病虫害,也因此能够年年获得丰收,而这一点正是南方做不到的,不过,一旦南方邦真正着手进行改制,北方就会立即分享那种神奇的种子,从今往后,南方邦的饥荒就将一去不复返了。

他又开始详细介绍北方对大河的利用,但尤里卡发现他话中的内容和“偲”所说的也差不多,便没有怎么用心去听,只是不停地用望远镜观察着四周的景象,同时尽量平复那因惊异而造成的激动心情。

他要用冷静的眼睛来审视这一切,试图发现隐藏在表象之下的更多信息。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