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二章 大船

第二章 大船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20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二人将车推进征粮队大院中。

尤里卡去接电报,队长则把推车上的鱼虾倒出来,按类别摊在院中晾晒。

尤里卡走进电报房时,报务员坐在无线电报机旁,正在百无聊赖地修剪指甲,她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我的电报呢?”尤里卡问道。

报务员头也不抬,只努起了嘴,嘴尖指向散乱堆叠着废报文的桌上。尤里卡走过去,拿起最上面的一张来看。

报文只有抬头部分是明文,表示是发给自己的急报,但电报的正文却没有被译出。

尤里卡知道如果自己去质问的话,那妇人一定会用“你之前不也做过报务员,自己不能译吗?”这样的话来搪塞。

这个报务员一贯懒散,遇事能推则推,推诿不过就尽量拖延,给这边的收发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封电报如果没有在抬头标明加急字样,估计她连哨子也不会吹的,只因她有一位在大本营中有势力的官员做靠山,所以大家也无可奈何。

他便拿了电报和编码本,走到窗前的一张空桌上,自己把剩余的报文一字字地翻译出来,写到一张纸条上。电报的全文是:

加急电报(密级:二级)

第三渔民公社征粮队 七等文官尤里卡:因有急务,兹命你自阅报之刻起,即行交卸职务,极速返回总部报道。

——大本营饬

尤里卡看罢,沉思片刻,拿起电报来到院中。

队长正蹲在地上,面前是一片摊开的鱼虾,他一手拿着一个大陶碗,另一手从碗中抓起一把盐,搓动五指,使盐粒从指缝中漏下,均匀地撒落在鱼虾上。

尤里卡将电文交给队长,后者没有马上接过来,而是继续有条不紊地把手中的盐粒全部撒完,这才站起身,拿过纸条仔细地看了一遍。

“嗯,这么说,尤里卡队员——你走运了!总算可以不再干这鬼差事,要回家享福了?”

尤里卡耸了耸肩。

“好吧,今天刚好有一船货要运回去——城里人都快饿死了,来电报拼命催,都他妈的还没晒干呢……你就收拾一下,随船一起走吧。”

说罢,队长将纸条交回给尤里卡,又蹲下开始撒盐。

粗大的海盐噼里啪啦地落在鱼虾上面,厚厚地撒了一层,似乎要籍此来掩盖这些鱼虾的干瘪和瘦小。

第二天的下午,尤里卡所乘坐的粮船就快要到达城市码头了。

这船上载着几个木桶,桶中按照不同种类分别盛放着海产品,其中就有队长亲自腌制的那批鱼干。因为没有晒干就装船的缘故,透着一股湿漉漉的腥气。

船只是由出海口逆流而上返回内陆的,船上除了尤里卡,还有另外一个征粮队员。因为电报催得急,途中就不能休息,两人必须不停轮换着划桨,十分辛苦。只有在涨潮的那一段时间内,粮船借着潮水的推力航行,他们才能轻松一些。现在他们都已经精疲力尽了。

“总算到了,哎唷,真是累死人了……”同事哀叹着,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同时向着码头张望,突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妈的,那是什么鬼东西?”

尤里卡一边划桨,一边也向着码头看去,只见那儿停泊着一艘奇特的大船,船头朝着上游的方向。

那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船,船体巍然,与其说是船倒不如说是一艘大舰。甲板上还矗立着双层船楼,这倒也不稀奇,但船楼顶上还装置着一根大烟囱,这就不寻常了。

随着粮船越发靠近,大船的外观就更加清晰了:船体是木制的,显得十分厚实、致密,看来所用的是上好的木材;船壳用暗红的油漆刷出底色,上面则描绘着无数金灿灿的花纹,花纹繁复堆叠、精细巧妙,令人炫目。

“哇!这还真是——好一个鬼东西!”同事看的目瞪口呆。

此时他们的小船正从这大船的旁边经过,这情形就仿佛是一只蝌蚪正在绕过一头肥鸭一般。二人不由仰起头来更仔细地打量着,突然,他们看到从船舷旁边出现了一伙人,这些人探出身子,向着码头方向投掷着一包包的什么东西。

码头上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尤里卡这才注意到那狭窄的码头上居然已经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了。

“妈的,是我眼花了吗?”同事不禁揉了揉眼睛,他没有去注意码头,依旧朝上望着。

他并没有眼花,因为尤里卡也看到了相同的情景,一副同样让他感到困惑的景象。那在舷墙边出现的,是一整排的壮汉,他们不但着装统一,而且从身高到长相,几乎都长得一模一样!

有一包东西掉落在粮船的旁边,水花四溅,却没有立刻沉下去,尤里卡迟疑了一下,伸出木浆,将那包东西够了过来,拿到手上的时候,感觉还挺有分量的。

这时,码头上的人已经是又跳又叫地涌动着、拥挤着,每个人都试图接到或抢到一个包裹,有些人甚至连衣服都顾不得脱下就跳进冰冷的水中,要去捞取那少数几个落水的包裹。

同事继续仰头看着,直到那些壮汉的身影从船舷边消失,他才将注意力转到尤里卡拿到的那个包裹上来:“打开吧,看看是什么东西?”

尤里卡把包裹扔给同事,自己则继续划桨。码头上这么多人,情形又这么乱,显然粮船不能就这样停靠上去,根据以往的经验,面临大批饥饿人群的时候,粮船遭受哄抢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他必须把船停到一个安全点的地方。

于是粮船继续向前行进,同事则迫不及待地将包裹撕开来:“好家伙!”

那里头竟是食物!而且是他们阔别多年的好东西:一大块面包干、几块饼干、一小袋烟草,居然还有几截子香肠和一片风干的肉块,看那肉色和纤维的形状,恐怕是牛肉——这不要说是公社里的社员,就连他们这些低级办事员都好久没有吃过了。

包裹里面还夹着一张印刷精美的字条,上面写着“来自新世界的馈赠”。

粮船上的二人双眼都放出兴奋的亮光来。早知道这包裹这么珍贵,刚才就该趁着那个机会把落在水中的包裹都给捞过来……同事为自己刚才没有也捞到一个而大为惋惜,但听到尤里卡慷慨地允诺分给他一半,便立刻高兴起来,突然就有了力气,抓起木浆又开始划动。

待粮船行出一段距离后,尤里卡又回过头,现在他可以看见那大船的船首了。只见那上头嵌着一枚巨大的金徽,使他不由多看了两眼,只为了记住那上面的奇特图案。

他们把粮船停到离码头不远的一个堤坝下方。

尤里卡将包裹里的食物做了平分,其中一半留给负责在船上守候的同事,另一半则塞进自己的背囊中,然后就抓着堤坝旁的树藤爬到了岸上。

他要调头往回走,经过码头去这附近的粮站,在那儿才能够通知人过来接应。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