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十七章 “油囊”

第十七章 “油囊”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38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由将军领着头,他们向着那群奴隶形成的包围圈走去。

那些奴隶们看到是将军大人,一个个都连忙让开路,垂手肃立。

将军背着手,大踏步走到那两人跟前,昂首挺胸地站定,又摆出一副威严的神态,居高临下地喝道:“你们两个混账东西,真是好大的胆子!平日就为非作歹,如果不是本长官心慈手软,早就把你们毙了!没想到你们不但不知悔改,竟然还敢私自逃亡,逃也就罢了,还居然偷爬到这船上来——妈的,你们这两个懒虫,连逃命都想搭顺风车吗?今天被本长官抓住,是你们自寻死路,来人,把这两个狗东西扔到河里淹死!”

那两个家伙吓得瑟瑟发抖,两腿发软,连忙跪地求饶,将军却毫不理会,继续气势汹汹地怒喝着,一定要奴隶们将他们立刻处死。

这时伊阿宋也赶到了,他连忙向奴隶们了解情况,原来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因为蒸汽机要加水,轮轴也要润滑,所以就停了船,克隆人水手下到底层轮机舱的时候,突然发现里面躲着两个不速之客,也不知是否有歹意,正要报告船长,这两人发现自己已暴露,就先惊惶失措地跳起来,打倒了两个奴隶,又到处乱跑。奴隶们担心主人的安危,只好先将他们围困住——自然,由于那两人都是自然人,奴隶们并不敢动手伤害他们。

伊阿宋了解了这个情况,便向着将军赔笑道:“这两位南方的朋友,虽然是不请自来,但总归是心向着我们北方的,能否请将军大人高抬贵手,就放他们一马吧。”

将军用力地摇着头:“这恐怕不行,你不知道,这两个混账东西,平日里就好吃懒做,不但四处偷猎、盗窃,还有参加破坏活动的嫌疑,现在又竟敢私自逃亡,还跑到贵邦的船上,惊扰了你们,数罪并罚,按照我们南方邦的法令,是一定要处死的!”

伊阿宋道:“将军大人,您看,现在已经不在贵邦的境内了,而且您也说了这事是在我们的船上发生的,似乎贵邦的法令就不适用了吧?”

“这是哪里的话——亲爱的伊阿宋,我们虽然不在南方邦,但也还没到北方呢!至于说到这艘船嘛,虽然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我可是南方的行政官员,是代表着法令的尊严的,我人到哪里,这尊严就应该跟到哪里,所以我认为我有裁夺他们的权力!”

“将军大人,我们倒无意冒犯贵邦的法令尊严,不过凡事可以商量的嘛,请您仁慈一些,饶恕了他们的死罪吧。”

“嗯,既然您为他们求情,看在我们已经是好朋友的份上,那么死罪可免,但他们必须马上被驱逐出去,不能允许他们再呆在这艘船上。”

“呵呵,您看,我们这都到了半途了,再稍待一段就到北方了,现在把他们放下去,估计是凶多吉少呀,您再卖我个情面,就让他们跟着走吧,一到我们的边境就马上让他们下船。”

“哈哈,伊阿宋先生,您可真能讨价还价呀……考虑到我们昨天收了你们的奴隶,又要你们帮着养,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呢,那这么着——如果说我在此宽恕了他们,我们之间的这份人情可就两不亏欠了——当然,这两个狗东西必须安置好,可别让我再看见,你看如何?”

伊阿宋笑了,伸出手来同将军握手,协议达成。

他又问了这两个家伙的名字。他们一个叫辛尼斯,一个叫斯喀戎。伊阿宋便让奴隶把他们带走,并且吩咐说把他们安置在下层的舱室中,再赠予衣服食物。

这一切忙完,有奴隶上来请问老爷是否继续之前的工作,伊阿宋说当然。于是一众奴隶又开始忙碌起来。

伊阿宋顺便请两位南方的使者参观阿尔戈号的润滑工作。

他们在甲板上等着,很快就见二副和轮机长带着一群奴隶从下面上来了。奴隶们几人一组,共有三组,每组都抬着一个大木桶,桶中则装着什么东西。

尤里卡和将军走近一看,每个桶中竟然都盛放着一个奴隶,只不过,这些奴隶长得极为苍白,极为肥胖,简直就像一座蜡白色的肉山一般。肥肉在桶中挤得满满的,皮下的脂肪还一颤一颤地荡漾着,几乎要从木桶的边沿溢了出来。那桶壁上还开有几个圆孔,不过也被肥肉填住了,并且向外凸出,形成一个个圆鼓鼓的肉包。

尤里卡不禁想起首脑,感觉即便按照首脑的那种体型来计算,两个首脑也顶不了一个油囊的份量。

伊阿宋说这工作本来是要在下面做的,但既然要参观,就不妨抬到甲板上来进行,这里光线好,气味也不会那么难闻。

于是那几组奴隶就环绕在大桶四周,每人手中拿出一根软管,软管的头部则连着一根尖锐的针头。他们便将这针头往那桶壁上鼓出的肉包扎去。说来也怪,那桶中的奴隶身上虽然被扎了这么多针,却表现得毫无痛感,眼睛也一直紧闭着,似乎比起针扎的痛苦,这甲板上的明亮光线对他们的刺激还要更大一些。

一旦针头扎牢,四周的奴隶就将自己的嘴凑到软管的另一头,用劲地吸吮起来。

很快,他们的嘴中就吸满了那肥胖奴隶体内的油脂,再将满满一口的油脂吐到另一个小桶中,然后继续重复之前的吸吮动作。待这小桶满了,就被其他的奴隶取走,拿到下面的轮机舱中去润滑齿轮和轴体。

伊阿宋解释说北方的造船专家经过一系列实验,发现其实润滑效果最好的居然是人身上的油脂,于是他们就特意开发了这种肥胖型的克隆人奴隶,型号叫“油囊”。

“油囊”的特点就是特别容易吸收营养,并且可以一直处于半休眠的状态,最重要的是,吸收的养分几乎都变成了脂肪,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就可以从“油囊”的身上收获到不少油脂,像阿尔戈号这样的一艘大船,养三个“油囊”就绰绰有余了。

尤里卡看不下去了,他有一种作呕的感觉,如果现在船不是停着的状态,估计就真的会吐出来了,他觉得自己非走开不可,便顾不得和将军打招呼,就走了开去。

他顺着船舷走了一段,又感到头痛起来,便扶着那舷墙站定,用手掐着自己的眉骨。

“侍从官先生,你怎么了?”一个柔美的女声在身旁响起,尤里卡知道那是瑰乔丽。

他连忙站直,又将身子转过去面对她:“哦,您好!瑰乔丽小姐。我没什么,只是看到那个场面,有些……”

“有些不习惯是吗?”

“是的,不好意思。”

“呵呵,您不必不好意思,其实我也很讨厌看那样的场景的。”

“哦,是这样啊。”尤里卡不禁放心了些,他这才定下神来,可以看清瑰乔丽的样貌了。

她今天穿的同样是那身一尘不染的大斗篷,雪白的斗篷,雪白的肌肤,火红的头发,碧绿的双眼……从近距离看,她显得更为妩媚,更为迷人了。

尤里卡不禁真的不好意思起来,连忙将视线转开,却感到瑰乔丽似乎微笑了。

“您要是在这里呆得不舒服,不如让我带您到船楼顶层参观一下吧,那儿视野开阔,空气也更好些。”

尤里卡虽然觉得有一些不妥,但又难以拒绝这样一个美人的提议,便向她道了谢,跟着她重新走入船楼,来到了楼顶。

他发现那根大烟囱上面居然还有一个竖向的梯子,没等他反应过来,瑰乔丽已经双手抓住扶手,轻巧地踏住梯级,并敏捷地向上爬去。

尤里卡觉得这姑娘也是挺有胆量的,那么高的地方也敢往上爬,但他既不便出言相阻,就也得跟着爬上去,否则不是要让人耻笑了吗?

当他爬到烟囱顶端的时候,瑰乔丽已经在等着他了。

因为现在停了船,所以烟囱没有冒烟,而在如同黑色花朵一样的伞形出烟口的下方,则装着一个小小的瞭望台。他们就站在这台上,向着四周远眺。

这里视野开阔,只要不低头俯视,眼光就可以避开那甲板上的场面,尤里卡胸中作呕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