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十四章 烙印(一)

第十四章 烙印(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8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思索着,有些出了神,脚下也停了步。

突然听到将军咳嗽了一声,尤里卡回过神来,一眼瞥见将军正在皱着眉看他。

伊阿宋也发现他没有跟进船楼,便回过头来:“啊,侍从官先生,您是在看那些图案吗?看来您对此颇有兴趣,是否想到了什么?”

尤里卡走上前去,将自己刚才的设想说了出来。

伊阿宋听罢,点头笑道:“看来你是一个观察力很敏锐的人呢,既然已经注意到了这方面,那么我就顺便为二位解释一下吧。”

他看了看四周,将一个身着短衣的奴隶召唤过来,命他跪在地上,并且袒露出上身。

南方的使者就可以看见,在这个奴隶的左胸上不但也有那个特殊的烙印,而且在右胸的数字印记上方还多了另一个圆形的烙印。

伊阿宋指着这个奴隶左胸前的烙印说:“这个印记,是每个克隆人奴隶都有的——确切地说,是每个合格的奴隶都有的。”

看到南方人不解的样子,他又补充道:“您二位有所不知,在北方,所有的克隆人都是从工厂中统一生产出来的,这印记实际上就是出厂的合格证,而那奴隶右边胸口上的数字编号也就是他出厂的序列号——这些情况,等你们参观过我们的工厂之后,就会很容易理解了。”

“哦,那么,工厂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图案做为合格的标志呢?”将军问道。

“呵呵,实际上,这个图案的用途也不限于合格标志,在北方,它是一种很普遍的文化符号,您会在很多地方看到它的——至于我们为什么要采用这样一个图案做为标志呢?我想请问一下两位南方的贵客,你们是否知道‘基因’这个概念?”

当得到确定的回复之后,伊阿宋解释说在北方,人类向克隆人的细胞之中添加了一种特殊的细胞器,因为其外形是细长的,这种细胞器就被称为“权杖细胞器”,而这种细胞器也确实就如同一根权杖那样,起到了控制克隆人的作用,所以,人类很自然地就会设计出这样的标志来——在用双曲线代表克隆人基因的同时,又添加一根代表“权杖细胞器”的竖线,以此来象征人类对于克隆人的控制是深入到基因层面上的。

“听起来十分有趣,请问这种‘权杖细胞器’是如何起到控制作用的呢?”将军问。

“这个,我们以后会慢慢了解到的。”伊阿宋努力掩饰着自己的自豪之情,尽量用谦虚的语调答道,然后他又面向尤里卡,指着烙在奴隶右胸上的那个圆形标记道,“这个,才是标明奴隶归属权的符号,也叫家徽。”

那个烙印的图案是一个饰有花纹的大写字母,被一个圆圈所套着。

尤里卡看着奴隶胸前的那个“家徽”,又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伊阿宋好像能够看透尤里卡的内心,知道他在想什么,脸上又露出心有灵犀的笑容来:“不错,您在船壳上看到的那些图案,就是北方各大奴隶主的家徽了——现在,我们进去吧。”

他们便走进船楼。

尤里卡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小型的宫殿。这是船楼的第一层,而这一层除了几根粗大的立柱外,再没有其他的隔断,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明亮的光线从围绕四周的大窗中照射进来,将这大厅照得亮亮堂堂,和风亦从窗口吹入,拂动红绿相间的华贵帷幔,引得那系在精美流苏上的无数纤巧银铃叮当作响。

这大船的甲板本就异常整洁,但大厅的地板与之相比,还要更为干净,几乎可以说是一尘不染、光可鉴人了。

他们来到大厅中央。

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一具庞大的枝形吊灯。灯架上既有烛台,亦有灯罩,全都明晃晃地点着,但因为现在还是白天的关系,璀璨的灯光更多起到的是装饰作用。

吊灯下方则是一张大圆桌,洁白的桌布上不但绣着非常精致的装饰条纹,还承载着好多大杯大盏、巨碗阔碟,其中装满了各种美食,有熏肉、蒸肉、火腿、腊肠、鸡腿、鱼虾冻、鹅肝、鹅蛋、鹅胸,还有各种蔬菜沙拉、奶酪、水果、蜜饯、果冻……全都堆得冒尖了,在灯光的映照下,这些美食显得格外地富有光泽,使人一望就产生强烈的食欲。

伊阿宋请客人们围着圆桌坐下,然后吩咐侍立在旁的四个奴隶各自打开一瓶美酒,再将这琥珀色的琼浆倒入各人面前的蛋形杯中。

那四个奴隶自然也是克隆人,但又与甲板上的奴隶不同,很显然是更为高级的侍者型。他们都身穿合体的长衣长裤,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的,只是两鬓都有些苍白,可见他们年龄都比较大了,不过容貌却颇为典雅,甚至有些文质彬彬的样子。他们很认真地倒酒,动作是那么娴熟一致,稳稳当当,倒得几乎就快到杯口了。酒浆在杯中轻微荡漾回旋着,一些细密的气泡从杯底咕嘟嘟往上冒,不用入口,看起来都是那么醇厚芳香。

伊阿宋举起杯子:“尊贵的南方使者,我代表北方邦欢迎你们!”说罢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众人也都举杯共饮。

伊阿宋又道:“南方的情形,我们都看到了,确实是艰难,对多数人而言,能够吃一次肉都算是奢侈之举了,呵呵,所以我想,虽然船上条件有限,只能在此略备这样的薄酒,但相信二位也不会嫌弃吧……当然,如有怠慢之处,也请恕罪,等到达北方之后,一定会准备盛大的酒席来表达我们的热忱的。”

将军忙道客气,又称赞这酒实在是好,在南方可是没有这种口福的。尤里卡心想那是当然,南方粮食珍贵,很少用于酿酒,即便是酿了一些酒,也都是比较粗劣的,多数情况下,人们只能喝到少量的水果酒,就是这样,据说大本营还在酝酿着出台禁酒令呢。

伊阿宋示意奴隶给各人的杯子满上,又接着道:“对我们北方来说,由于畜牧业已经很发达了,所以肉类的供应非常充分,常常是供大于求,有时候甚至还用来饲养奴隶。所以,二位千万不要客气,吃的越多我们越开心。”

将军高兴地微笑起来,他虽然是一位位高权重的人,但像这样丰盛的宴席,也是难得遇到的,今天自然要大快朵颐了。他脱下白手套,一把就抓起一只大羊腿,不失威严地咬了一大口,一边用劲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伊阿宋先生,我有一个疑问,您为什么不在我们这边多呆几天呢,不需要四处考察一下吗?难道说,您对我们这边的情形都已经一清二楚了吗?”

伊阿宋笑着,露出了一口白牙:“这个问题,我在贵邦总部会谈的时候也被问起,当时您因故离开了一会,所以没有听到我的解释。其实答案很简单,我们确实不需要实地考察,因为我们已经通过那些从南方投奔过来的人们口中了解到足够的信息。他们给的报告已经很详细了,而且在赴总部的路上,以及通过观察码头上的情形,我们也能够获得不少印象呢。”

“哦?是这样吗,哈哈,那些人——那些私自投奔到北方去的,被我们称为‘叛逃者’的人,他们的行动还真有成功的啊!应该总人数不多吧?”

“将军阁下,说实话,累积起来也不算少呢,当然,毕竟路途险阻,最终能够顺利到达是很不容易的。”

“我们也派人去探查过,根据他们的报告,一般走出边界百十里路就没法走了,那些残留的公路、铁路都长满灌木杂草。要是在几十年前,那些道路也许还能勉强利用,现在则是完全朽坏了,其中还隐藏有很多凶猛的野生动物,走陆路可谓九死一生呢——还是说,这些人走的是水路?可这么长的河道,又是溯流而上,估计也不大可能吧?”

“道路情况确实如您所言,不过,我们可不能低估那些求生者的意志呢,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之下,少数既幸运又顽强的人总是能够找出一条路来的。”伊阿宋愉快地眨了眨眼睛,又接着道,“那些人大多是沿着河流走的,有时利用水路,有时又上岸步行,一路上靠打猎或捕鱼来充饥,总之速度是很慢的,基本要走个一年半载,很多人就熬不过这段旅程。”

“那么,像我们这样舒舒服服地坐着这艘动力强劲的快船,大概多久能够到达呢?”

“很快,很快的,将军大人。”阿尔戈号的大副接话到,“您大概还不知道,我们北方邦的前沿已经拓展到接近河流中段啦,所以如果我们在那儿就下船的话,根本用不了几天——实际上,这也是那些‘叛逃者’能够成功到达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呢,因为他们的路程已经被我们给缩短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

“话说到这,请允许我向您也提个问题,这么多年中,有没有人是从我们北方跑到贵邦去的?”二副也开口了。

将军听了,脸上泛起一层赧红,连忙饮尽杯中的酒,这才答道:“这些年之中当然是没有,不过,多年以前倒是有过……”

他沉吟着,没有再说下去。

伊阿宋点点头:“是啊,将军大人,您看,从这种反差来看,我们两个阵营孰优孰劣,不是高下立判了吗?”

将军不置可否,哈哈一笑,又举起空了的杯子,很自然地向着身旁的奴隶瞟上一眼,似乎早就习惯于使唤奴隶一般,而那奴隶倒也十分乖觉,立马恭恭敬敬地躬下身子,为将军斟满了酒。

伊阿宋看在眼里,对于将军这种随便而自然的态度,倒是很为高兴的样子。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