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十三章 “阿尔戈号”

第十三章 “阿尔戈号”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36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船在宽阔的河道上快速行驶着。

此刻的天色居然放晴了,明媚的阳光从逐渐变淡的云层间隙中投射下来,将河岸两边的景象照得清清郎朗。大船上的乘客可以看见在河流的一侧岸边,有不少人伫立着,呆呆地向着这艘在阳光下金光熠熠的奇特大船凝望,一些小孩子则沿河岸跑跳、追赶,同时还朝着大船招手呼叫。尤里卡知道这些人都是沿河农场的,这几个农场已经位于南方邦的外缘地带,再往外去,就是荒野了,那些孩子只要再跟着大船跑上一段,就会到达边界——那是人与自然的边界、也是两个阵营的边界,到了那里,孩子们就会被边界的看守人员喝住,不让他们逾越。

“将军大人,侍从官先生,这艘船的名字叫做‘阿尔戈号’,不知二位是否有兴趣参观一下?”伊阿宋问道。

他们当然愿意。

伊阿宋让一个奴隶过来取走了南方人的行李,然后说:“那么,我们就先从这艘船的动力部分看起吧。”

于是一行人来到了大船的下层。

来到这儿,地板上的震感已经比甲板上强烈多了,而震耳的声音则预示了他们即将进入的是一间采用蒸汽动力的轮机房。

他们看到了一整排的锅炉,锅炉中传出咕嘟嘟的沸腾声。与锅炉相连的气缸则发出阀门开闭声、活塞运动声,再加上曲柄连杆与齿轮的传动摩擦声,使得他们不得不大着嗓门来交谈。

据轮机长的介绍,这里有两种锅炉,分为火管和水管,前者烧的是木炭,效率比较低,后者使用玉米酒精作为燃料,效率会高不少。

尤里卡想到了渔业公社的船,那些船大部分都是小型帆船,只有很少几艘才有蒸汽动力,而且都是烧木炭的小锅炉——在南方,粮食都不够人吃的,哪有多余的玉米用来制造燃料啊!

也因此,公社的船动力有限,一般都只会在近海捕捞,要想像这艘大船一样快速地逆流而上,是根本做不到的。

将军连声赞叹阿尔戈号的动力强劲,又担心路途遥远,这么大的一艘船,若一直保持这种行驶速度,必然会快速地消耗燃料,那么船上的燃料储备能否支持到达北方呢?

伊阿宋听后,不禁微笑起来:“将军大人,关于这一点,您是不必担心的,首先我们已经卸下大量物资,阿尔戈号比起之前几乎算是一艘空船了;而且由于来的时候是顺流而下,很节省动力,所以我们现在还有足够的燃料,更何况,即便我们一点燃料也没有,这艘船也是一样能够前进的。请到这边来——我会为您展示这艘船的另一套动力系统。”

众人随着伊阿宋走出轮机舱,又来到更下层的一个舱室中。这是个很大的舱室,但又潮又闷,高度则让人难以站直身子,而且气味也相当恶劣,他们便站在舱门边往里看,并没有进去。

舱室里只有几盏壁灯,释放着半死不活的光。

尤里卡看到了大量的奴隶。他们背对着门口,一排排地坐在地上,将两腿踩着某种轮轴机构,正在不停地踏动。每个奴隶的脚踝上都有一个锁扣,锁扣上则牵着很短的链条,与相邻奴隶的锁扣紧紧相连,这样,每一个奴隶踩踏的动作都必须与那一排所有奴隶的动作保持一致的频率和幅度,否则就会被其他人的力量带着动,或被其他人的动作所限制,根本不能自由停歇。

与刚才在甲板上所见的克隆人比起来,这里的奴隶完全是另外一个种类,他们几乎不着片缕,但身体却并不裸露,因为他们除了脸部之外,全身都被一层短而密的体毛覆盖着,就像穿了一身绝对合体的绒衣一样。

伊阿宋介绍说这种克隆人属于低等奴隶,是没有穿衣资格的,不过他们可以像绵羊一样长出绒毛来,而这身绒毛就是他们的天然衣服,这种绒毛还会随着季节的交替而发生变化,像这个季节是短绒毛,等到了秋冬季节的时候就会变成更厚更密的长绒毛了。

南方人一边听着介绍,一边继续看着这舱房中的情景:

由于这些克隆人本来就几无二致,当他们进行这种高同步性的集体劳动的时候,就让整个舱室变成一副由无数重复图案构成的镜像画,再配合上那一起一落、完全合拍的集体踩踏声,使观看者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荒诞和诡异。

舱室的天花板上,等距地开着一排排的小孔,有眼睛从上方居高临下地监视着。如果哪一排的整体节奏慢了下来,很快就会从那小孔中伸下来带着尖刺的棍棒,戳刺在这一排奴隶的头顶和背部。奴隶吃痛,就立刻鼓起劲来,而被刺出的鲜血则混着汗液一起顺着绒毛流到地上。

这些奴隶若要便溺,也无法起身,必须就地解决。在他们坐着的地方就开着一个小的凹坑,屎尿、汗液、鲜血都混合在一起,流淌进这凹坑之中,再沿着凹坑下的管道排放出去。

尤里卡不忍再看,想抽身离去,却发现将军正看得津津有味。这让他颇为反感和不解——按理说,面对这残忍的景象,一个整日高呼废奴口号的领导者,就算不立刻批驳几句,至少也应该厌恶地转头走开吧……

正当他退了两步,即将离开门边的时候,他听到将军问伊阿宋能不能让他看一看这些奴隶的正面,伊阿宋就让最靠近门边的那一整排奴隶停止劳动,站起身转过来。

出于好奇心,尤里卡又回头看了一眼,自此视线也就无法移开了。

他看见,这些低等奴隶都吃力地站了起来,又用手掩着下体,向他们转过身来,因为他们的腿脚被短链串接着,所以这种转身的动作也必须一整排地进行,而这舱房中回旋的空间又很小,故而这个动作完成地很笨拙,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重新站好。

大概是长时间保持那种坐姿的缘故,他们的身子都有些向前佝偻着,无法完全站直,至于他们的面容和表情,则显得相当的蠢笨和呆滞。他们的眼睛虽然也是金黄色的,但目光涣散,而且似乎自惭形秽,并不敢正视门外这群高贵的观察者。

此时,尤里卡又注意到,这些奴隶们并非全身都长满绒毛,除了脸部之外,他们前胸上的皮肤也差不多是裸露的,而就在这些奴隶们无毛的、正在因为粗重的呼吸而不停起伏着的胸脯上,赫然地被烙上了印记。

借着门边那盏黯淡的壁灯,可以看得出这些克隆人两边的胸脯上各有一个印记,左边的印记是由两条螺旋形的曲线和曲线中所包裹着一条竖线所组成的,就如两条长蛇相互交织地缠绕在一根权杖之上;右边的则是一串数字,看起来像是某种编码。

他突然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位于左边的印记,便努力地回忆着……对了,就是昨天,当他从粮船上回头看那大船的时候,在船首所见到的那个硕大的金徽!那上面的图案,确乎就和眼前的烙印一模一样,只不过,当时的所见是刻在金属上,而眼前的图案却是以人的皮肉为载体的!

“原来这艘船使用的就是这样的混合动力啊……”将军盯着这一排奴隶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伊阿宋便自豪地向将军解释,在这舱室的下方,还有一个传动轴与船的螺旋浆轴相连,奴隶们踩踏的动力便通过这个传动轴带动了船尾的一组轮桨。据专业人员的测算,这个人力系统的能量转化效率比锅炉还高,之所以还要用蒸汽机,只不过为了在某些情况下——例如现在逆流而上的时候能够获得加倍的动力。

伊阿宋又说这船其实还是一艘帆船,如果风向对的话,可以利用那根大烟囱做为主桅杆,挂起横帆来,那就更是轻舟强渡了。

将军又问:“这些奴隶毕竟不是真正的机械,总要休息、饮食的吧,那时这种动力系统不就要停止下来了么?”

伊阿宋答曰那是自然的,克隆人终究还是血肉之躯,如果使用过度会劳损得很快,那样反倒得不偿失,所以大副会通过精确计算来规划奴隶的劳动强度,合理地轮换批次,让他们得到必要的休息。

听了这些,将军表示颇有收获,显出很满意的样子。

他们终于结束了动力系统的参观,大家又回到了主甲板上。有清凉的河风迎面吹来,尤里卡不禁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众人便跟着伊阿宋向船楼走去。

同船壳一样,那船楼的楣饰和壁板上也绘满了各种金色的图案。

而在船楼的入口上方,同样镶嵌着一个金徽,依然是那双蛇和权杖的图案,同船首的金徽比起来,虽然小了不少,看起来还是十分显眼的。

尤里卡不禁开始思考起这金徽同烙印之间的联系来。

金徽既然被置于这样特殊的位置,他想,其上的图案自然就是阿尔戈号的标志了。而那些被当作动力系统使用的随船奴隶,也可说是阿尔戈号的一部分,在他们身上烙上这个标记,标明其所属,倒也不足怪。

不过,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因为这图案显然还有某种象征意味,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标志,一旦将其烙印在奴隶的身上,也就起到了赋予意义的作用……

他又进一步猜测,那些绘制在船壳和壁板上的其他图案,也不会是什么普通的装饰图形,而都是具有特殊含义的……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