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十一章 登船

第十一章 登船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6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一开始以为那些人都是早早赶来等待包裹的,但他又想起昨天那些清场的警察,就判断这些人前来这里应该不是为了收获包裹,定是别有目的。

“反对罪恶的奴隶制!”

他听到这样的呼叫声,便注意到码头上的这些人并非随意散布,而是大致分成两群,各自面面相对,怒目而视。有的人手中还拿着标语牌,示威似的在对方眼前晃荡着。

“蠢货!你们都是石头脑袋吗?”有人向刚才叫唤的那人回叫道,“难道这苦日子还没过够?你是贱骨头吗?”

“你才蠢呢!没人是贱骨头,谁他妈的都不想再这么过下去,我们也要求改变,但并不是改成奴隶制这种邪恶、无德的怪胎!只要改变其他的方面,使得人人平等、按劳分配,不靠奴隶制也一样可以过上好日子的!”

“哈哈哈,还说你不傻,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这么天真的蠢话,亏你也说得出,你说你不是蠢货谁是蠢货!”

……

尤里卡明白了,他猜想一定是总部派出使者的消息不知从什么渠道走漏了,而且应该已经传遍全城,所以这些人就会跑过来送行,顺便向使者表达他们的意愿和诉求。

但其中既有赞同改制的,也有反对的。

他们有共性,就是对于现实都感到不满,只不过前者认为一旦采用奴隶制日子就会好过起来,而后者则依旧将奴隶制视作洪水猛兽,坚决不赞同采用转向奴隶制这种办法。意见不和,于是就不可避免产生了冲突。

“你懂个屁!你以为改成奴隶制就一切都会好起来?以后就生活在天堂中了?你才是天真的毛孩子!”

“不听不听不听,蠢货蠢货蠢货!”

尤里卡决定不走入人群,只是在一旁静观着。但人群中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他们看到别在他那簇新华贵制服上的纹章,一方面奇怪这人年纪轻轻就是三等文官,一方面又奇怪这种地位的官员怎么连个随从都不带,竟然亲自背着背囊,手中还提着一个皮箱。但既然他是官员,就多少等同于一些权威,于是双方都有人过来,要求尤里卡给大家评理,并希望他站在他们那一边,给他们撑腰。

尤里卡沉吟着,正为难间,突然听到一阵喇叭声。抬头看时,只见一辆挎斗摩托车正在驶近,车后还跟着几个骑手,这显然是将军来临了。

于是围着他的人散开了,其余的人也停止了争吵,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向那辆摩托车。一俟车子停稳,大家就都拥了过去。

尤里卡也连忙拿着行李,尽快赶上前去。

骑手们围绕在车身周围,不让人群靠的太近——他们在警惕有无破坏分子。人们便聚集在附近,向着车上的将军大声喊出他们的意愿。

不一会儿,身穿一等武官制服的将军就下了车,在车边站定。他身量很高,站得笔挺,有着一副庄重、威严的面孔,以及两撇别致的八字胡。

将军一抬手,喧闹的人群就立刻变得肃然无声。

“邦民们!我已经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总部也都知道你们的各种诉求。”将军威严地扫视着,看到了正在人群中向他行礼的尤里卡,微微一点头,继续说了下去,“我明白你们今天聚集在这里的用意,但,一切都还在未定之时,而我,就正是为了决定我们的共同命运才踏上这个旅程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安下心来,重新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不要因为观念相左而仇视敌对,要将精力用到生产建设之中!我此去之事,关系着所有人的利益,所以,请相信我,虽然我是一贯坚决反对蓄奴的,但我将不会仅凭个人的好恶作为判断的标准,而是一切考虑都要从大家的根本利益出发,只有符合大家的共同利益的决定,我们才会坚定地去做!”

他又挥了挥手,示意众人离去。人群听了他的话之后,倒也确实冷静了下来,当然,其实他会这么说,并不出乎大家的预料,但那些对他抱有更高期望的人还是多少感到了一些不安和失望……而人群也并没有散去,只是变得不再那么拥挤了,他们还要亲眼看着己方的使者是怎样走上大船的呢。

将军又招手示意尤里卡上前,待尤里卡走到他面前后,他脸上的神情也不再那么严肃了。这给了尤里卡一种自己并不被他讨厌的感觉。

“你就是尤里卡吧?”将军听到肯定的回答,又接着道,“兹事体大,总部选派你我二人,是将沉重的责任放在我们肩上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服从我的命令,尽职尽责,不要乱说乱动,这些要求,你可以做到吗?”

尤里卡只有点头称是。将军满意地微笑了,还待再说些什么,但他的眼光已经被其他事物所吸引,转移到了大船的方向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船舷边已经站了不少人,正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

将军拉起胸前的表链,从衣袋中掏出一只金光灿灿的小表——这可是真正的怀表,他看了看时间,就命摩托车驾驶员按几下喇叭。船上的人马上有了反应,他们很快就将舷梯从船边放下。

将军又一次看看码头上的人群,摘下制帽朝他们挥了挥,便毅然决然地出发了。尤里卡从一个随从的手中接过将军的行李箱,紧随其后。这箱子又轻又小,根本装不了多少东西,显然将军认为北方人会为他预备好一切生活用品。

他们一起走到码头边,乘上了一只舢板。舢板又开到大船下方,将二人送上舷梯。这大船由于连日投掷了大量物资,重量减轻不少,所以吃水很浅,尤里卡从接近水面的高度抬头仰望,愈加觉得那船体的高大。

他们拾级而上,在这个过程中,不由得会被那绘满各种金光灿灿纹样的朱红船壁所吸引,尤里卡觉得自己就像在浏览一副巨大的画卷,感到了一种摄人心魄的诡异美感。

待到这幅画卷展示完毕,他们已然身处大船甲板之上,眼前围绕了一圈北方人,而在更远的地方,则站了一整排的克隆人。

“欢迎,欢迎!”一个满面笑容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向将军伸出双手。这是一个有着独特魅力的男人,他身材并不很高,但相当健壮,肩宽胸阔,着一身剪裁极为合体的华丽套装。

“欢迎将军大人莅临,我们不胜荣幸!”这男子一边同将军握手一边接着说道。

尤里卡注意地看着这个男子,看到了一张在南方人中少见的脸。这张脸精力充沛,容光焕发,有一种尤里卡从未见过的勃勃生气,而那副因为展示笑容显露出来的整齐白牙,也颇为引人注目——这样漂亮的牙齿,在南方人中同样是很少见的,这是因为,大多数南方人所吃的粮食中都混杂有沙粒,所以成年人的牙齿通常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除了少数位高权重者之外,没有人能够将一口牙齿保养得这么好。

“将军阁下,请原谅我们用这种方式让您上船。倒不是我们不想把船停靠到码头上,主要是贵邦码头的泊位不够大,不适合停泊我们这艘船。如您所见,我们只能在河道中下锚,而这么一来,舷梯就够不到码头了。”

听到将军客气地回说他一点都不介意,男子才松开手,补充了一句:“您的气色比几天前好多了!”

他又转向尤里卡:“这位想必就是将军大人的侍从官吧,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一定是位人才了。”

尤里卡连忙鞠躬致意,听这男子自我介绍说他担任这艘船的船长,名字叫做伊阿宋,然后又介绍正走上前来的一位女子,说她的名字叫瑰乔丽,是他刚刚成年的妹妹,也是北方派来的另一位使者。

瑰乔丽真是个美人,她的美让人惊讶。

她身披一袭雪白的,带有大兜帽的斗篷,但这斗篷却不能掩盖住她那婷婷玉立的优雅身姿,而人们同样无法忽视她那张从兜帽中显现出来的脸庞——明眸皓齿、清丽动人,即便那张俏脸上长有一些雀斑,也依旧算得上是绝美的容颜。

将军似乎看得有些呆了,当她向他抬起手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茫,待反应过来后,他急切地上前一步,连忙接住那只纤纤玉手,弯下腰去施以一吻。

瑰乔丽一直没有同尤里卡说话,但就在将军对她行吻手礼的时候,她却看向了他,并突然地展颜一笑。

不知为何,尤里卡感到这兄妹两人注意他的眼光都有些异样,似乎他们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对他抱有某种兴趣。

接着,伊阿宋又为他们介绍了一同前来迎接的其他几人,他们分别是这艘大船的大副、二副、水手长、技工长和厨师长,他又补充说除了还在船舱中值班的轮机长之外,这艘船上所有的自然人都在这里了。

就这么一艘大船而言,只靠这么寥寥数人来管理,其人员配置也真可谓相当精简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